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www.MontrealChinese.com蒙特利尔华人网 蒙城华人网 蒙特利尔留学生论坛 蒙特利尔中文网 蒙城中文网

查看: 99|回复: 0

[加国新闻] 加拿大华人吞药自杀 名校天才沦为IT民工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18 15:23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- b6 K  o. o, s& b$ R$ q7 w6 |
  4月19日下午3时,一双儿女尚未放学,妻子朱莲去领免费食品了。韩耀独自在家,生无可恋地躺在卧室里,注射兽药二甲苯胺噻唑自杀身亡。
3 A5 ?* _% c6 _' h
  离世前,他在电脑里给父母留下了遗言:“爸妈,其实这些年我早已没有了当初的骄傲。可你们和亲友却一直把我当骄傲和神话,我被推上了神坛下不来了。现在儿子是加拿大留不下,国内回不去,只有死才是最好的解脱。对不起,儿子不能给你们尽孝了,来生再见……”
3 v9 U: \8 d7 p. C
/ Z; ~4 E" R* O8 d! {
  忍受屈辱 海外谋生* S& u! e2 W* R& \7 Y+ A3 d
  1980年,韩耀出生于北京,他天资聪颖,高中时两次在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中获奖,是师生公认的“物理天才”。高中毕业,韩耀考出了650分的高分,清华、北大争相录取他。当时“留学热”方兴未艾,韩耀选择进入加拿大某名校攻读计算机专业。
  2002年韩耀研究生毕业,被加拿大一家著名软件公司录用为程序员,年薪12万加元。为在公司站稳脚跟,韩耀将才华发挥得淋漓尽致,牵头研发的两款财务软件堪称经典。仅4年,他就升职为软件工程师,年薪涨到20万加元。
  如此一来,韩耀不仅还清了父母供他留学借的50多万元欠款,每月还补贴他们2000加元,每年还组织双亲出国旅游一次。寒门出贵子,韩耀的成功和孝顺,在邻里亲友间传为佳话。
  多年奋斗下来,韩耀顺利完成了一系列人生大事。2006年春天,他如愿成了永久居民,并在多伦多认识了妻子朱莲。2008年,两人在多伦多组建家庭。次年生下儿子安安,后又有了女儿可可。一家四口住进独立屋,屋前是绿茵茵的草坪,屋后是果园,环境优美如画。妻子能干贤淑,一双儿女聪明活泼,自己收入稳定,韩耀过着标准的中产阶层生活。原以为海外生活会一直岁月静好,哪知一夜之间,韩耀的幸福被击得粉碎……
  2016年11月,韩耀就职的公司宣布:“受全球经济影响,下个财年本部拟减员30%。”公司里非加籍员工占40%,裁员首当其冲,韩耀非常惶恐。30岁以前,韩耀从未有过职场压力,孰料过了35岁,因年龄不占优势,加之知识结构老化,韩耀感到职场危机扑面而来。入职11年,韩耀经历了3次大规模裁员,不知这次会怎样。
  傍晚,韩耀回到家,妻子朱莲惊讶地问:“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?”韩耀敷衍着说:“工作压力太大,我有些累。”下半夜,韩耀因过度紧张,突然流起鼻血来,血滴到了枕头上。朱莲被吵醒了,惊骇不已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韩耀这才黯然告诉妻子:“公司要裁员,工作可能保不住了。”一句话将朱莲吓哭了……
  次日上班,韩耀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找公司主管人力的副总沟通:只要能留在公司,自己愿意降薪20%。副总给他的反馈竟然是,公司有的员工甚至能接受降薪40%。韩耀连忙改口说:“我也愿降薪40%保职。”
  即便如此,韩耀依然经受着炼狱般的煎熬。每天走进办公室,只要没接到裁员通知,他就会如释重负地舒口气。因心情过分压抑,韩耀陷入魔怔中:上司哪怕多看他一眼,甚至在他面前打了个喷嚏,他就一整天心绪不宁。
  2017年3月,韩耀还是被公司解雇了。不甘、纠结、愤懑,他将车泊在马路边,靠在方向盘上发出压抑的抽泣声,晚上9点才回家。见丈夫从汽车后备箱拖出装物品的帆布包,朱莲意识到,自己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,伤感地哭了起来。见妻子哭得很伤心,韩耀黯然给她解压:“我马上找工作,一天也不懈怠。”当晚,韩耀一直忙到凌晨,才在网上将几十份求职简历发完。朱莲也没有睡觉,一直陪着丈夫。
  经过3个月艰难奔波,韩耀终于进入多伦多一家普通IT公司就职,月薪1万加元。上司是一名脾气暴躁的中年人,经常埋怨中国留学生抢占加拿大有限的资源,推高了当地房价,将一腔怨气全都发泄到亚裔职员身上。可怜的韩耀无缘无故就成了上司的出气筒,哪怕他工作上有一个小失误,甚至哪句话说错了,都会遭到上司的当众训斥。
  为保住饭碗,韩耀选择了逆来顺受,不管上司用什么刻薄言辞羞辱他,他都一言不发。而且,韩耀还经常被要求无薪加班到深夜。想起曾经的傲气与意气风发,再看看现在的可怜处境,韩耀不禁悲从中来。心中的压抑无处发泄,他经常在家喝闷酒,喝醉了就一边向妻子诉说悲凉,一边号啕大哭。

% y$ s* ]( m" ~, u0 q
  为了虚荣 伪装成功人士
* e' b/ h2 J8 {# U5 f1 _* t+ ?% ]
  面对这种不堪的境地,2017年朱莲建议丈夫:“与其在这里受欺负,还不如回国。凭你的知识技能,在国内也有用武之地。” 韩耀低声道出心结:“当初我是顶着‘物理天才的光环出国的,没有勇气走下神坛。现在灰溜溜地回去,我丢不起这个脸。”朱莲哭了:“这种憋屈虚伪的生活,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?”
  此后韩耀将自尊踏碎,把头低到了尘埃里:他挖空心思谄媚上司;遇到对方有个头疼脑热,他第一时间跑出去买药;每逢重大节日,他都会给上司送礼品。
  2018年春天,公司爆出裁员的传言,韩耀再次陷入紧张焦虑中。当晚睡觉时,他的心脏突然出现痉挛,脸色惨白、呼吸困难。朱莲将丈夫送往医院,经吸氧、打点滴等紧急治疗后,韩耀的症状才得以缓解。此后,只要公司一出现什么风吹草动,韩耀就会习惯性心脏痉挛,需要借助药物才能恢复正常。
  朱莲没有收入,养家重担全压在丈夫肩上,不免有些自责。2018年,她放下尊严和面子,开始每周去救济站排队领香蕉、面包、奶粉等免费食品。随着经济压力越来越大,这年5月,韩耀向父母撒谎,说自己与妻子各生了一场大病,花了3万加元。父母体谅儿子的不易,不再让他付赡养费,还将每月的赡养费由2000加元降至500加元。
  此后,为保住成功人士的光环,每隔一段时间,韩耀就去当地的豪华酒楼前拍照,然后上传到朋友圈,谎称自己或带家人或与朋友在此就餐,并煞有介事地评论:这里的大龙虾新鲜美味、那里的煎牛排外焦里嫩。看着国内朋友或羡慕或恭维的跟帖,韩耀露出一丝苦笑。
  6月,韩耀的姨妈一家人随团来多伦多旅游,韩耀咬牙花800加元请她在酒店吃了一顿大餐。随后他借口陪上司去美国考察市场,就没敢再与姨妈见面,更不敢让她来家里做客。一周后,姨妈返回北京,朱莲才得知丈夫请她吃一顿饭就花了800加元。她大声指责:“你不会让她来家里吃饭吗?一顿饭就花去了大半个月的生活费,这日子还怎么过?”韩耀皱着眉头回击妻子:“你怎么变得这么俗不可耐?”“是生活逼的!要是你收入高,我会这样吗?”韩耀一声长叹后不再接腔。
  2018年国庆节,韩耀的母亲在北京接受了甲状腺结节切除手术。为节省往返机票,韩耀独自回京看望母亲。董玉梅嗔怪儿子:“为什么不让安安和可可一起回来。”韩耀不便吐露真实原因,掩饰说:“安安和可可要上学,不能请假。”
  亲友将韩耀回国当成了一件大事,轮流请他去酒店吃饭。高中同学也觉得韩耀是衣锦还乡,热情地给他安排饭局。这帮同学当初都不如自己,现在有的却做了上市公司的总裁,有的成了董事长,还有的是政府官员,事业风生水起。再看看自己,错过了国内发展最好的10年,不仅事业停滞不前,还成了国外受排挤的二等公民。两相对比,韩耀内心充满说不出的辛酸和伤感。在外人眼里,韩耀风光无限,谁知背后尽是屈辱与悲凉!
  悲情自杀 撕裂亲人心
  返回多伦多,韩耀始终在内心与自己较劲,越想越纠结。韩耀认真地告诉妻子:“咱们在这里生存越来越难,我打算回国发展。”朱莲一声长叹:“咱们早就该离开加拿大了,为了虚荣在这里硬撑着,多愚蠢啊。”韩耀决定在加拿大就找好北京那边的工作,实现事业的软着陆后,再安心带妻儿回国。
  随后,韩耀在网上积极与国内的知名IT公司联系,并投放求职简历。但这些年,从欧美回流的IT专业人才一抓一大把,韩耀无论年龄还是技术,都不具备明显优势,双方谈崩了。
  朱莲开解丈夫:“现在国内工作也很难找,先找个地方落脚,以后再谋发展。”韩耀怒怼妻子:“我是‘物理天才,会去没有像样的工作,我不想让自己的面子在亲友和同学中毁了。”
  “你在加拿大还有脸面吗?要是真实情况曝光了,别人会怎么看你?你马上就40岁了,以后恐怕想回国都没单位要了。”事业不如意,让韩耀变得格外敏感、脆弱,最怕别人看不起自己。他觉得妻子这是在讥笑自己,冲动之下,他扇了朱莲一巴掌。
  长久积聚的委屈在朱莲内心爆发了,她哭着吼道:“离婚!两个孩子我都要!我明天就带他们回国,再难也要打工挣钱养活他们。” 这番话镇住了韩耀,他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妻子面前忏悔:“对不起,我是爱你和孩子的,离不开你们。看在咱们多年共患难的份上,原谅我好吗?”望着丈夫两鬓早生的白发,朱莲心软了。她知道,丈夫要求高薪,一方面是虚荣心作祟,另一方面也是想让一家人过得好一些。这样一想,她原谅了韩耀。
  这一天,韩耀将一组程序代码交给上司,结果有一组代码写错了,当着众多员工的面,将一沓资料狠狠地甩在韩耀脸上:“白痴!这么简单的工作都做不好,还有脸在这里待?”韩耀强忍屈辱的泪水,默默地将资料一页页捡起来,然后向上司道歉。尽管谦卑到了极致,但一个星期后,他领了当月工资就被解雇了。
  深重的挫败感摧毁了韩耀的自信。第二天,他马不停蹄地双线作战:在多伦多和北京同时投放简历。因刚刚经历过互联网寒冬,很多IT公司或裁员或倒闭,韩耀一直未收到满意的回复。在巨大的压力下,韩耀患上了重度抑郁症。情绪稳定时,他还能在网上联系工作;可一旦抑郁症发作,他就万念俱灰,将求职简历撒得满地都是……
  4月19日下午,趁着家里没人,独自在家的韩耀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兽药二甲苯胺噻唑,自杀身亡。
  丈夫悲情自杀,朱莲哀恸欲绝。与公婆料理完丈夫的后事,她就带着一双儿女返回北京。董玉梅和老伴一直不相信儿子会走到这一步,朱莲再也不想隐瞒,如实向公婆揭开了丈夫在加拿大的点点滴滴。老两口痛心自责:现在国内发展得越来越好,要是他们当初知道儿子的真实处境,肯定会放下虚荣心,将儿子一家接回北京。

0 D! N. R) d- d: h; y+ 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www.MontrealChinese.com蒙特利尔华人网 蒙城华人网 蒙特利尔留学生论坛 蒙特利尔中文网 蒙城中文网 ( www.MontrealChinese.com )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 google.com, pub-6124804848059427, DIRECT, f08c47fec0942fa0

GMT-4, 2019-12-7 15:20 , Processed in 0.056150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